CuSO4·5H2O

JOJO偏爱前六部,是承太郎厨。
社长病晚期患者。
承受通吃。
请不要喂食/安利一切承攻、海马攻,安攻、瑞攻的cp。
特摄极不吃零七和零/七狮。迪迦受禁止,凯伽拒绝。

【联文·王雷x骑士安】王啊,多么希望您永不陨落。

第三段、幼安和皇子雷终于见了面。
不过安迷修不知道雷总是皇子的。
有注释都写在文章下面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3.
侍童是不会被训练驱剑的,他们所要学习的只是身位骑士的礼节。
安迷修是很规矩的,大部分的礼节他都不需要先生*再去告诉他了。但这不代表安迷修的行为完全达到了一个骑士的标准:那只是他身为贵族孩子的礼貌而已。
安迷修自己心里也是知道的,所以他将先生的教导全部记在一个手掌大的小羊皮本上。
“这样无论何时也不会忘记先生说的话啦。”
白白小小的手为随身携带的那支钢笔盖上它光滑的黑色盖子。那支钢笔是父亲的,有些老旧漏墨。点点的黑色粘在安迷修手上,七岁的小男孩儿刚想把它随便一抹却又立刻想起先生的话:
'骑士绝不能将身上的秽物随意乱抹。'
安迷修立马停住了动作,用另一只干净的手抽出口袋里的手帕,仔细的擦干钢笔上残留的墨珠、将手指上的墨尽量吸干:以保证它不会再被占到其他干净的地方。
“只七年呢、得好好学习才行。”
把钢笔收回上衣的內口袋里,就在他的先生叫住了安迷修。手里拿着一张小纸片,似乎是像清单一样的东西。
“安*,稍稍过来一下。”先生习惯直接称呼安迷修的名字而不是他的姓或是全称,那听起来有些疏远。
“是先生,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?”安迷修将右手斜放于胸前,一个标准的骑士礼。
先生满意的看着安迷修。他一直欣赏这个孩子,因为安迷修总是能很好的把自己的教导牢记于心。
这位上级骑士透过他温暖的金桔色虹膜对上安迷修的湖水色。眼中的宠爱从旁人来看是显而易见的,但这不怪他,安迷修这样的乖巧可爱的孩子无论是谁都会心生怜爱。
“能去铁匠铺帮我把我的马牵回来吗?还有我寄放在那里的一把剑。”
“好的先生,那么到底是哪一把呢?”安迷修向先生确认道。
“流焱*”先生揉了揉安迷修巧克力色的头发,虽然它看上去硬硬的,其实却像长毛猫的毛一样柔软。
“那么先生,我走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'流焱……流焱……”走在路上,安迷修一直小声念叨着。多好听的名字啊!他想。索雷耶少有这种风格的名称,一般都是使用希伯来或是古凯尔特的语言命名的:传说这两种语言包含着魔力,镀刻它们的兵器将得到破魔的力量。
安迷修想不出'流焱'到底是什么意味。
想的太深,他没有注意到从侧面飞来的小木棒。
“呃、好疼!”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,安迷修皱了皱眉,眼眶中汲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。回过头看着罪魁祸首:一个站在他右后面、桀骜乖张的男孩儿。
看上去和安迷修差不多大,黑色的发色在索雷耶并不多见,更不用说那双水晶般的紫色眼眸了,那里面仿佛拥有着晨星。
“喂、你这是想去哪啊,乖宝宝。”没等安迷修出声,对方倒是先发话了。声音里带满了挑衅的意味,让安迷修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“去铁匠铺取先生的剑和马,尊敬的阁下。”骑士不论何时都会正面回答,这才能够给予他人足够的尊重。即使对方看起来不像是在尊重自己。
“回答倒是有模有样的,不过一个连木棍都躲不开的人能成为一名骑士吗?”黑发的男孩儿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了些,露出了尖利的虎牙。又习惯性的眯起右眼,用视力更高一些的左侧上下打量着安迷修全身。那样子像是在思量猎物的雄狮。
“就算现在的我无法躲开你的偷袭,我也不会就此放弃。”安迷修有些生气了,即使他一直是温顺而又礼貌的,他也会对来路不明的嘲讽感到恼怒。
手里紧紧攥着先生的纸条,手心的汗让纸片变的潮湿易损:它的中心破出了个小孔。

“真正的利剑宁可折断也不会弯曲。”

黑发的男孩承认他被震慑了几秒,他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百合花般洁净的幼子会吐出这样的发言。
他合上眼帘,清脆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传来。当他再看向安迷修时,脸上不再是嘲讽,而仅仅只是自信了。
“我叫雷,雷·莱恩*,也就是雷狮。大家都这么叫我,你也得这么叫。”
雷狮摘下自己右手上戴着的白色手套,把它伸向安迷修。摘下手套握手是王族对其他人的最高尊敬了。
“诶?啊、我叫安·迷修。”稍稍有些失措的安迷修连忙回答道。
对于王族的礼节,安迷修是不知道的,因此他没有摘下自己的手套。另一方面他也怕粘在手上的墨水玷污对方的手。
“看你这么迟钝真是让人不放心。”松开手后雷狮连声哀叹着,“正好我现在闲的没事,就陪你与一趟铁匠铺吧。”
“诶?嗯。好的阁下。”
不自觉……答应他了呢……
安迷修默默的想着。

—TBC—


注释:1.———骑士:成为侍童的安迷修这么叫他。
2.安:先生把安当作了名,迷修当作了姓。
3.流焱:传统的英格兰阔刃剑,据说拥有这把剑的人能够操纵不灭的火焰。整把剑是比较华丽的类型,现在是先生的佩剑。
4.莱恩:意味着狮子,在欧洲是力量与王权的象征。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