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SO4·5H2O

JOJO偏爱前六部,是承太郎厨。
社长病晚期患者。
承受通吃。
请不要喂食/安利一切承攻、海马攻,安攻、瑞攻的cp。
特摄极不吃零七和零/七狮。迪迦受禁止,凯伽拒绝。

【联文·雷安:王雷x骑士安】王啊、多么希望您永不陨落。

感觉我的废话是不是有点多啊……
十二世纪西欧风。
以及这篇文章是和电码Refind的 弑君骑士 联动的!
这边安迷修梦里会穿插那边安的记忆!
两条世界线是平行世界线,但是因为某种原因穿插了(是我这边的原因
希望看到愉快,喜欢就请点一颗小心心。

1.
安迷修梦想成为一位骑士。
他向往成为那样受人尊敬的存在:闪闪发光的银甲、象征荣耀的方旗、他将会保护教会和妇孺,效忠他永恒的王、成为帝国的力量。

安迷修同时也是幸运的。
他拥有着帝国贵族的身份,这让他有资格经受历练,甚至在王宫中由他的王亲自为他晋封。

他坚信骑士会为国家和人民带来信任,他的战斗会让国家更加富饶,人民更加幸福安康。

这一年,安迷修七岁。
他迎来了成为骑士的第一步。
今天他要去往一位骑士那里做侍童,学习骑士精神。
安迷修脱去绣满蕾丝边的黑色外套,属于贵族孩子的纤细白滑的手指正解开一粒粒扣子。红色的方跟小皮鞋被脱下放在一边,脱下白色长筒袜子的动作让他上臂内侧的肌肉微微凸显。
“父亲、已经脱好了。”七岁小男孩儿稚嫩的声音,安迷修还没有变声。湖水般清澈的青绿色眼睛看向父亲。
“穿上这个吧,可你将不再被当作贵族家的少爷对待。”有着深棕色发色的伯爵蹲了下来,同样青绿色的眼睛注视着幼子的脸。修长的手指轻轻婆娑着安迷修细腻的脸,把自己的脸靠在儿子的肩膀上。从泛青的眼袋看得出他很累了。
“我不会感到恐惧的、父亲。”安迷修退远了些,接过父亲手上的做工粗糙的亚麻布衬衣。小小的手握着父亲的。
“我的荣耀使我忘记恐惧。”
伯爵的肩膀颤抖着,他几乎要落泪了。
“我的儿子,我的安迷修,你必将成为王的利剑。而我也将以你为荣。”
伯爵亲自为自己的幼子穿戴好亚麻布制成的服装。他打量着将要成为侍童的安迷修,不舍的深吸一口气,最后在儿子的脸上留下一个轻吻。
“走吧。”伯爵站起身来牵着儿子的手。
“是的,父亲。”

2.
安迷修坐在马车的窗边上,一路过去的景色由遍地的苍葱绿树和美丽花丛渐变到大片的草丛。
已经没什么可以去看的了。
安迷修心里这么想着,将头靠在父亲身上,静静的睡了。
梦里很黑。
'只有我,一个人?'安迷修抬起手来打量着自己全身。
那已经不是一个七岁男孩儿的身体了。全身覆盖着银白的铠甲,透过上面溅落的血污闪着寒光。
右手握着的是英格兰传统的阔刃剑,剑锷上面用精细的蓝宝石镶嵌出花纹。安迷修认识这种花纹,索雷耶王族一向偏爱这种花纹。
剑身上镀着看不懂的铭文,在剑尖处还刻着一个从未见过的标记*,也许是这位骑士的勋章。
“安迷修。”
黑暗中有个声音叫着他的名字。
“我在,我的王。”无法操控的,这具被称为『安迷修』的身体做出了回应。
他单膝跪下,未执剑的左手贴上右胸,低垂双眼等待王的命令。
“我是一个合格的王吗……”梦境的原因,王的脸看不清楚,但那声音透出的沙哑却无法模糊。
“您当然是,我永恒的王。”骑士的声音有些在颤抖了,但他依旧竭力维护着,他决不能让王看到自己的脆弱。
“最后的使命了,我的骑士。”王的声音变的更轻,似乎快要抓不到了。
“请用为你带来无数荣耀的剑,杀死我吧。”
骑士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一下,身上的甲胄碰撞,发出沉重的声响。
“遵从、王命。”
王的鲜血溅在骑士的脸上,右手的剑上覆满了红色看不出铭文的轮廓了。
被称为『安迷修』骑士没有落泪,帝国的骑士永远不会让王不安。他们是王的利剑,信任的化身。

周围瞬间被白光照亮。

“安迷修,我们到了。”伯爵轻轻摇晃着安迷修的肩膀,示意他走下马车。
安迷修揉了揉还没有习惯强光的眼睛,些许发丝贴在脸上:刚才那过于真实的梦让他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———骑士*阁下,幼子安·迷修*就拜托你了。”伯爵将手贴在安迷修的后背上,轻轻向前推,示意安迷修走到骑士面前。
“———先生好。”安迷修上前问道。虽然第一次见面,但他对面前这位神态温和的骑士依旧抱有好感。“我将成为您的侍童。”
“多好的孩子啊……王会需要你的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

TBC



注:———是那位骑士的名字,因为官方没说安迷修的师父到底叫什么所以就这样代替了。
安·迷修:可以缩写成安迷修、其实设定后面还有个隐姓,就不写了。

评论

热度(28)

  1. 电码Refind♪CuSO4·5H2O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和CuSO4·H2O桑的联动!是不同的世界线,世界观大体相通,不过还是有细微的设定差别的,希望两边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