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SO4·5H2O

JOJO偏爱前六部,是承太郎厨。
社长病晚期患者。
承受通吃。
请不要喂食/安利一切承攻、海马攻,安攻、瑞攻的cp。
特摄极不吃零七和零/七狮。迪迦受禁止,凯伽拒绝。

【雷安】弑君骑士Ⅰ(龙族王子雷x人类骑士安)凯尔特风♪

电码Refind:

前期可能是雷安雷无差的x想写出那种史诗般的凯尔特民族风的文wwww主线已经想好了,这篇可能是个中长篇。推荐听民族风【不是中国风古风】的BGM♪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,眼皮沉重得像是有巨人在上面跳舞一般。 


安迷修从行囊中摸索出一个水壶,将最后的冷水尽数倾倒在脸上。 


已经接近了人类的村落了,他一遍一遍地告诉着自己。这使他稍稍能够集中涣散的神智。褪去了沉甸甸的盔甲,却并没有使他轻松多少。不过双剑还在,至少这还是能够证明他是个骑士的最后物证。 


“老板,住宿。”他几乎是摇摇晃晃地走进了一家小旅店,原本吵闹的气氛好像因为他的到来而降温了不少。 


在索雷耶,骑士是受人尊重的职业,总会得到人民的支持,以及免费的住宿。 


正在和别人谈笑着吃晚餐的店主朝他撇了一眼。他看到了一个消瘦,脸色苍白,脏兮兮的青年人,明明像是承受过巨大的痛苦,却无法从表情中看透任何情绪。 


“好的,这就替您安排。”老板放下手中的烤鸡,站了起来,“不过还请您先付住宿费,恕我冒犯,您看起来不像本地人。” 


安迷修露出了苦笑,他刚刚才检查过,他空空如也的口袋里并没有自己生产出任何硬币。 


不知道骑士的身份在这偏远的小镇里还奏不奏效。但愿那糟糕的消息还没从王都传过来。 


他亮出了自己的双剑,礼貌地鞠了一躬。“打扰了,在下只是一介骑士,我的双剑将竭尽所能为您效劳。” 


“啊,是尊敬的骑士先生!”老板露出有些惊诧的表情,“我们这家小店已经很久没有骑士光临了。”他学着安迷修的样子笨拙地回礼。 


“请这边走。”一位年轻的姑娘为他指路。 


安迷修赶紧跟上去,他感觉体力已经有些撑不住了,堂堂骑士,在老百姓面前虚弱地晕倒,像什么话? 


进了房间,安迷修直接背朝上倒进了不怎么柔软的床铺里,连姑娘问他什么时候要用晚餐都没听到。 


姑娘走出来,踏着小步向店主汇报了工作。 


“你们跟着我一起,及时支援,懂吗?”老板吃完晚饭,用口袋里洁净的手帕擦擦嘴。想必那位可怜的房客已经熟睡了。“对了,你们确定他就是那个『弑君骑士』?我可不想在我的旅店里错杀客人。” 


“没错了,那么招摇的双剑,只能是他了。” 


店主走到柜台,掀开一块不起眼的破布,拿出闪着寒光的长剑,“说实话我用不惯这东西呢,”他皱皱眉头,“及时支援我。”他又转头强调道。 


少年躺在透过窗户的月光下,看不到脸孔,只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,显然他已经累到脱力了。与温柔性格不符的卷翘头发蒙上了一层银色的柔光,脏兮兮的疲惫少年此刻竟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圣洁感。 


老板高高扬起手中的剑,对准少年露出的光洁脖颈。骑士,给你个痛快的死法。他竟然想要叹一口气。 


银光飞快地闪过,狠狠地砍进了不怎么结实的床上。少年轻盈地翻身坐起,躲过了这一击。他的眼睛还没睁开,只是被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吓出来了些薄汗。 


“看来,这里也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呢。”他缓缓地睁开双眼,珊瑚般的蓝绿色眼睛镇定地望着震惊的老板。然后起身,拿起靠在墙边的双剑,向窗外望了望,然后跳了下去。 


安迷修落地的时候打了个趔趄,赶紧用流焱支撑了一下,才勉强没有摔倒在地。 


即使是在这种状况下,耍(zhuang)帅(bi)的本性还是没有消失啊,他笑了笑。找个地方等体力回复好了,看来住旅店是行不通了。 


他走进附近的森林里。记得北境的森林是住着一群恶龙的,常人应该不会来这里吧,总之先睡个安稳觉。 


森林里潮湿的露水让安迷修感觉不舒服,但也算是能够忍耐的程度。他终于沉沉地睡过去了,疲乏的四肢和神经像是超过了弹性限度的橡皮筋,让他在水雾般的梦境中沉沉浮浮。 


“王啊……” 


他无意识地小声呢喃着。 




“别再摆弄那些花花草草了,小鬼,你是女孩子吗?” 


“只比我大一岁的家伙口气还真是嚣张啊!” 


“没见过那些东西吗?不如来玩打仗游戏吧!” 


“…………怎么可能没见过呢!只是因为你这个更无趣的家伙在旁边!” 


“什……混蛋恶党!” 


“明明没有马还天天嚷着要当骑士,还有你见过哪个一流骑士用双剑的啊!辣鸡!” 


“可恶……就算你说你是渔夫的儿子,难道不会梦想有一天拥有一艘大船吗?” 


“呵,那种东西我要是想要——” 


“能怎样?不也要亲手弄来才比较有价值吗?” 


“……” 


…… 


TO BE CONTINUED.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CuSO4·5H2O电码Refind♪ 转载了此文字